谢熙四人从醉香楼里出来后,便遇上了戎国的五皇子、六皇子以及三公主。

五皇子戎千冥脸上挂着笑容,如沐春风一般:“真是巧了,竟是在这儿碰见诸位,你们这是……刚从里面出来?”

樊国太子樊宇面色平静的颔首:“孤也没想到,你们也会出来。”

此话一出,戎千冥便开口解释,“原本我是打算留在院中早些歇息,可六皇弟非要闹着出来,作为皇兄,我也不好扫了他的兴致,便带着他和三皇姐一起出来了。”

六皇子戎千序:???

明明是三皇姐提议的事情,为何非要将锅按在他的头上?

再说了,他何时要闹了?

戎千序顿时有些委屈的望着自家三皇姐,似乎想要得到三皇姐的安慰。

然而——

戎千落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,开口便是训他:“六皇弟,不是皇姐非要训你,实在是你太闹腾了,若明日再闹,你就一直跟在熙太子的身后便好了,免得让我瞧着头疼。”

说着,戎千落颇为头疼的抚了抚额头。

戎千序:“……”

很好,为了将他留在黎国太子身边,五皇兄和三皇姐都开始说胡话了!

戎千序心里直翻白眼,忍了忍,还是没吭声。

对于六皇弟的“乖巧”,戎千冥很满意,飞快的瞥了他一眼后,又对着黎国太子道:“不知熙太子要去何处,能不能带上我们?”

“我们初来盛京,人生地不熟,也不知京中有什么新鲜玩意……”

“也好,那就一起走走。”

谢熙敛眸,掩去了眸底的神色,他不知戎国的皇子公主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。

先前有着父皇的叮嘱,谢熙的任务本来就是要盯着这些人,如今他们亲自送上门来,自然就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说法。

对于戎国三人的加入,樊国太子和樊国七公主并无异议。

至于翟成闻,他作为鸿胪寺少卿,更不会有任何别的想法。

一行七人在街道上走着,一个个容貌都长得不俗,一身贵气极为出众,瞬间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,尤其是那些待字闺中的姑娘们,恨不得自己跟上去询问一番,对方究竟是哪家的公子,有没有娶妻。

“别看了,走在后边的那位男子,不就是翟家的二公子,翟成闻?”

一绿衫女子伸手拉住了不顾矜持,非要跟上去的小姐妹,她语气无奈的道:“若你看中了他,那就尽管派媒人去翟府走一趟,据我所知,如今翟老夫人正为翟二公子的亲事发愁。”

“若你敢派人上门,说不定还真的会有那个福气成为翟家的二少夫人呢!”

那小姐妹闻言,顿时眸光一亮,圆脸红扑扑的道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若真有这么一回事,那我就先回府将此事告知我爹娘,让爹娘为我操办。”

绿衫女子神情郑重的点头应道:“阿如,你知道的,我从来都不会撒谎,更不会骗你,你信我,只要你想,你肯定能成为翟府的二少夫人!”

“那好,我这就回府!”

小姐妹匆忙的说了句明日再约,便带着婢女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赶去。

倒是跟在她身后的那个婢女却觉得此事很不靠谱,她看了看自家长得极其圆润的小姐,偷偷的在心里叹了口气,也不知翟二公子看不看得上自家小姐。

……

还在陪同诸位皇子公主的翟成闻完全不知道,有人盯上了翟家二少夫人的位置,害得他往后的一段时日都不敢再踏进翟府半步。

“孤瞧着盛京城内的百姓过得不错。”

一路走来,樊国太子忍不住感叹,父皇说得没错,如今黎国变强了,在黎皇的治理之下,百姓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了。

这一点,樊国还是做得不够。

谢熙轻笑:“如今天下太平,没有战事,百姓的日子自然就会好了。”

“熙太子说得有理。”

樊国太子却听出了他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,黎国不主战,若别国不攻打黎国,黎国就不会率先引起战火。

樊国太子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能放下来了,他勾了勾唇,无声的笑了。

樊国七公主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倒是觉得有些无聊,便忍不住拉上戎千落说八卦。

戎千冥和戎千序相视一眼,他们也听懂了黎国太子的意思,戎千冥笑道:“说起来,我戎国的百姓过得也很不错,待哪日熙太子想来戎国走走,我定会奉陪。”

听出戎国五皇子话中的试探,谢熙语气淡淡的道:“五皇子说笑了,若无紧要之事,孤是不会离开黎国的。”

戎千冥顿时无言以对,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。

戎千序并没有吭声,反正有五皇兄在前面撑着,根本就轮不到他来说话。

樊国太子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淡笑。

眼见着气氛有些古怪,樊国太子沉默片刻后,才开口:“对了,听闻熙太子打算明日前往狩猎场,不知戎国的两位皇子可有兴趣?”

原本这话该由熙太子说出来的,可见着戎国的五皇子方才试探了熙太子一番,似乎惹得熙太子不悦,也不知熙太子还会不会提起这事,他便自作主张将这